登录
注册

爱足美脚社sm斯慕家园

•   作者:   • 收藏 3

我是一个实习医师,今天第一天到某医学中心的妇产科实习「扣扣」「请进」我进门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艳丽的女医师翘着脚在看着电脑上的病历,而她的丝袜脚正在半空中晃着「请问,李医师在吗?我是今天来报到实习医师」「哦,你好,我是妇产科的主任,叫我娟姐就好,你先去找总医师吧,她会交代你要做什么的」我回是后便带上门出去「请问,总医师的办公室在哪?」我问着一个蛮可爱的学姐,虽然她穿着刷手衣,但仍掩饰不了她曼妙的身材「你是新来的实习医师啊?你好,我是住院医师,你叫我婷姐就好,总医师的办公室在这走到底再右转,希望接下来一个月我们能合作愉快「学姐热情地跟我介绍着「扣扣」「请进」「学姐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医师,请问我现在要做什么呢?」第一天来要攀个关系,因此我用学姐而不用总医师来称呼「阿修?」学姐讲的这二个字震撼了我,这是我网路上的主人叫我的匿称,之前我就有跟主人说过会来实习,想不到她就是这里的总医师,而且……如此高雅「是的,主人「我认出主人后,便转身带上门,跪下磕了三个头「嗯……很乖,你过来」我听令跪着爬向主人,然后主人便直接在我面前把她的内裤脱下,然后下令「把我的卫生棉条吸出来」我兴奋地颤抖,慢慢靠向主人的私密处,无视血腥味而把棉条吸出来含在嘴里,然后被主人用内裤塞住嘴「戴着口罩,来跟我的刀「主人从她的鞋子里拿出一个纸口罩,要我戴着,然后再从旁边拿一个同样的口罩自己戴着,便走了出去我嘴里含着棉条和内裤不能说话,外面又戴着主人鞋子里用来吸汗的口罩,下体兴奋地突了起来,只好遮遮掩掩的跟在主人后面走刀房里,我站在旁边当路障,一下子被护士学姐借过来,借过去,一边藉机看着主人站旁边和麻姐(我们都叫麻醉女医麻姐)讲话,看着她俩边聊天边看着我笑,我又兴奋了起来「你戴上手套,过来摸摸看「主人对我下着指令,我听话地走过去,对着已经睡过去的美女病人进行yin道指诊「跪下「主人突然命令正在病人前指诊的我,而我惊讶了一下,但想想可能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份了,因此便跪在病人面前,头正对着病人私密处「你很聪明嘛,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这里每个人都是你的主人,知道了没?」「是的,主人「我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着,我话才说到一半,主人便从后面踩着我的头,我的脸整个贴到病人私处,嘴正对着肛门「给你个福利,现在把病人的肛门清干净,我等下手术时不要看到东西流出来」「唔……」我整个嘴贴在口罩贴在病人肛门,嘴里还塞着东西,连话都说不出「都忘了你这jian狗还含着东西,把东西吐出来,用嘴把病人肛门清干净后再吞回去」「是」我手上拿着内裤和卫生棉条,努力地吸着病人的肛门,只为完全主人交与我的第一个任务在我正在清理时,护士学姐也帮病人的肚子消毒着,在我把病人的肛门也清洁完后,学姐也消毒了yin部和肛门「跪下,从现在开始,你要当三小时的椅子「主人下令着,然后便坐到我的背上我的第一次跟刀,就在主人的屁股下渡过,手术过程中,旁边第一助手和第二助手在脚酸时还踩着我的头和屁股休息了一下,看来她们习以为常了3。5小时后,我跟随着主人出了刀房,主人命令我拿了便当进女厕吃,便回她办公室了我拿着医院送的便当走到妇产科办公室的女厕,坐在马桶盖上吃着我的便当,直到门被推开「学姐好「是刚刚那位可爱的住院医师学姐「没想到你是总医师的奴隶呀,上一个已经到别科实习了,害我们好久没人玩了,你跪在这吧」我听令便把便当放在旁边跪下,主人坐在马桶上大便,一只脚跨在我的肩膀,一只脚则放在我的头上「好久没有边上厕所边练柔软度啦!」说着,学姐慢慢地压着腿,伴随着大便声……学姐大完便后,便转过身来「把我屁股舔干净吧,你应该作的来吧」我生平第一次真的当奴隶,想不到就这样,真是令我高兴,因此我很努力地把学姐的肛门清理干净后,便在旁等着学姐奖励,谁知等到的只是二巴掌「把屎舔干净都那么慢,这是小小惩罚「说完,便洗手出去了我继续吃着便当,直到门外二个声音出现,是刚刚刀房二个护士学姐「让我先吧,我尿急死了「一个学姐说着「你只是尿急,我肚子滚地厉害呢「另一个学姐也说着「唉呀,里面不是有容器吗,我们干嘛争呢「说完,二个学姐都推门进来我见状便把便当放旁边,很乖地跪在马桶前,那个拉肚子的学姐便坐到马桶上拉了起来,而另一个学姐则把我的便当拿起来放到我背上,然后便踩蹲在我背上,尿在我的便当盒里「真是幸好呀,自前一个实习医师走了之后,我以为再也没办法过那么方便舒服的生活了呢「一个学姐说着「是呀,学弟呀,你真是给我们大家一个方便了呢,我们又可以省下买卫生纸的钱了「另一个学姐说着「不客气,主人有令,各位学姐都是我的主人,我应该服侍各位「我趴着说着「学弟谢啦,请把我屁股清干净吧「刚刚拉肚子的学姐站起来转过身对我说,伴随着乱喷的大便沾在她身上我从旁边舔着她屁股上的大便,慢慢往中间舔着,直到舌头舔进肛门时,学姐又抖了一下,伴随着一股稀屎喷进我嘴里,有些还喷到我脸上身上「抱歉啊,你舔得我太舒服啦,不小心又……昨天吃坏肚子真抱歉呀「学姐带着歉意说着,边拿着厕所的莲澎头往我头上冲着水「嘴巴张开「婷姐把她嚼到没味的口香糖送给我吃,我跪在旁边,下体也在婷姐的手术用拖鞋底下被jian踏着目前我的嘴里已经不知道有几种味道了,每个学姐早餐都会吃剩一点,然后就叫我过去把剩下的吃光,当然是被她们「特殊处理「过的食物了,从压烂嚼过踩过到塞进她们肛门yin道让我吸出来都有,着实让我吃了个粗饱「今天的的晨会到此结束,intern今天来跟我的门诊「娟姐对着整个早上都被众人呼来唤去的我说话「您好,我是妇产部新来的实习医师,我在这诊间是功用是做为您的椅子以及各种其他服务「话毕,我对门口走进来的国中生磕了三个头,然后向娟姐跪着磕头,等待病人坐到我背上,然后把娟姐一只脚放到我头上娟姐要求我在每个病人进来时都说一次这段话,然后尽可能地取悦患者「你今天来是什么毛病呢?没关系,你当他是椅子就好「娟姐边问诊边舒解病人紧急的压力,脚还不忘用力踩了我头一下「我月经都会提早个一二个星期到」「这情况持续多久了?」「大概半年了吧」「那你先脱下裤子,上诊察台,脚放到架子上」而我则跪到她面前,头正对着她的私处「别紧张唷,这个不会怎样的「娟姐过来直接坐在我的背上,戴了手套,然后拿了鸭嘴插进她的私处看「嗯……看起来正常,你有做过抹片吗?」「没有耶」「那我帮你做一下「娟姐做完后便把鸭嘴拿出丢在旁边,然后用手指插进去做指诊,然后脱掉手套起身回到她的位置「似乎没什么异常,你有在吃避孕药或其他药品吗?别担心,当他是按摩的工具就好「娟姐看着我为这位正在经期的病人口jiao,边问着她问题「嗯……没有,啊~请问……他不会觉得脏吗?那个……我有点想上厕所」「没关系啦,你直接尿,就算大便也可以,他本来就是以为女xing服务为荣」娟姐一说完,这国中生居然立刻尿了……当然完全被我喝下去,然后我继续喝着血混着黏液为她口jiao「嗯……那等下你去照超音波好了,唉呀,我忘记你要涨尿才能照了,好吧,你出去重喝水再照吧」「那……请问我照完能回来继续让他……」这位病患有点脸红「当然可以「 「谢谢」「下一位「护士学姐请了下一位病患进来一个艳丽的女士踏着高根鞋进来,身后跟随着一个似乎是大学生,穿着短裙黑袜帆布鞋,她坐在我背上后,居然也把脚放在我头上「你们新的实习医师?」「对呀,好用吧,比前一个好,上诊察台吧」「你去外面服务我妹「这位女士指示我出去,而娟姐也点头,我便走到旁边跟那位大学生跪着「帮我把鞋脱下来,用嘴「这位女生直接把脚伸到我面前,让我用嘴为她脱鞋,幸好众学姐们让我做这工作已经做到熟门熟路了,我也很轻易地帮她脱下「唉唷,技术不错唷,帮我把脚舔干净吧」「是「 我捧过了她的脚,隔着袜子舔着冷不防地我的脸被她踹了一脚,我往后摔在地上「你白痴啊,叫你舔脚你舔袜子干嘛,不会脱掉再舔呀」她直接站到我胸口,把脚伸到我嘴里,我便为她去袜舔脚,忍受她单脚站在我胸口那种不太能呼吸的痛苦,还偶尔跳个一下,似乎非常享受欣赏我痛苦的神情「明天开始我妹好像也要到你们这实习了呢「我突然听到那位女士跟娟姐聊着「是呀,你要让她先练习一些技巧吗?」「好啊,我们父母亲就想我们成为医生,我实在没天赋,只有在经商稍微成功了一些,父母亲的遗志大概只能靠我妹完成了」「去拿导尿包进来,我们要让李小姐的妹妹练习导尿「娟姐对护士喊着我被她们牢牢绑在诊察台上,而那位李小姐的妹妹似乎明天要来这当实习医师,而我则成为她的实验品,周围还有许多要来学导尿的实习护士「虽然男xing和女xing的差别在于男xing多了这个,但帮男xing导尿是比较难的,因此你如果会导他的,女xing应该也没问题了「娟姐握着我的下体说着「是的,主任」说完,她拿了三根棉棒为我的下体消毒,然后拿着导尿管直接对着马眼插了进来,我痛得大叫「等等,这个要润滑,不然阻力会很大,病人会很痛,你看他叫得那么大声,你先试一次不润滑放进去好了」于是乎,我在她暴力硬塞下,一直哀号着,直到几个护士受不了,拿了块用来清理病人分泌物的抹布塞在我嘴里,还用胶带封上伴随着我全身是汗,她终于把导尿管都放好了,但就在我以为恶梦结束时,她突然一次把管子抽出来,用邪恶的笑容看着我的抽搐「这个拔管子要慢慢来,不然病人会痛,好吧,你再试一次假装把他当真正的病人来做」在刚刚那种敏感处直接被磨擦的痛苦之后,这次感觉比起来真是天堂,而她也很认真的做了一次正确的而就在我以为痛苦完结时,娟姐的一句话让我掉进地狱深渊「身为护士,导尿也是必备技能,你们每个都用他来考试,导到正确才可以结束这边的实习」「难怪这里的妇产科会那个有名,每个人都以技术高超闻名「几个护士小声讨论着当天她们的临时考试结束后,我倒在诊间,下体还接着一个导尿管,地上满是鲜血,娟姐命令我下午之前不要看到地上有半点血迹第一天的门诊,我被重覆导尿将近50次,女xing分泌物与排泄物吃得多不胜数这天,是主任的查房,所有具医师身份的人都必须跟着主任探查过所有病人而我……穿着医师袍,脖子被绑了一条绳子,在地上爬着,而我后面是主任还有一个总医师,二个住院医师,和八个实习医师都我们一起走进病房时,station一群实习护士好奇的往我看,然后旁边的护士学姐边笑边跟她们解释着我的身份第一间病房,是一个子宫外孕而必须用化疗药物来流产的OL,她虚弱的躺在床上,主任边问着她问题,也边提出问题问后面的实习医师们……包括我「mtx的使用indication是什么?实习医师回答「 大家面面相黜,而我为了讨好众位主人,举手了「你是狗,不是实习医师!你们每个人打他30巴掌,不够大力不够大声的,妇产科实习分数零分计算「 主任对着实习医师们说,而我跪起来准备……「啪……啪……啪……啪……啪……啪……啪……」 整个病房似乎因为主任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而沉默了下来,只剩下我被打巴掌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啪……」突然一声很小声,原来是一个娇小的实习医师似乎最后一个巴掌手没力了「你!零分「 主任无情地宣判着「主任!对……对不起!能再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吗?」 她似乎快哭出来地求着「你再给他一巴掌我今天看到最狠的,不然……」 主任似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嗯……是……是的,主任「 她似乎不知道怎么做,但我居然看到总医师在她旁边耳语着只见她把二只高根鞋脱了下来,同时用鞋根的部份往我二个脸颊大力打了上来「这样才对,知识教给你们是去运用的,而不是墨守成规地跟着前人的步伐走,懂吗?」 主任看着我痛的躺在地上翻滚,微笑地说了几句「好吧,jian狗,你说吧「 主任踢了踢我说着「第一三五七天用mtx,二四六八天用follic acid来舒缓中毒「 我赶紧说着「嗯……你们居然狗都知道的常识都不知道,好吧,你们真应该再去念念书」用了整个上午,终于把全部病房查完,此时我则待在护理站补写病历,外加受着后面一群实习护士的指指点点「学长……请问……」 一个似乎是猜拳输了的实习护士往我走过来攀谈「有什么事吗?」「我们有个病人便秘,学姐叫我们找你过去帮忙」「嗯」此时,我走进病房,看着八个实习护士外加二个学姐正围在一个目测约略35上下的成熟妇人身旁「我不要,这化学药品都会伤害身体,我不要用软便剂!」 那个妇女大喊着「请让我来帮你服务「 我慢慢走到她旁边,跪着帮她褪下病服的裤子众人看着我把舌头深入她的肛门内,慢慢地服侍着她 ,而她本来被我的动作吓到而没反应,现在则是因为太舒服而不想反应,伴随着我吸舔着她的后庭,我渐渐感到有个硬块抵到我舌尖,苦苦的我努力吸着,直到那个粪块被我吸出来「谢谢……那个……我似乎开始要拉肚子了……忍不住了「 似乎是软便剂原来就起功用了,只是被那个太硬的粪块挡住出不来而已此时二位学姐见状,便压着我的头,让我嘴靠到她肛门不断地爆发和过快的流量,粪水从我的嘴里满到从鼻孔溢出,而我仍不断努力地把它们吞进我的胃内终于拉完后……学姐命令我把地上舔干净,便带着实习护士走了似乎是她的粪便里有少许的软便剂成份,我肚子也开始滚了起来,在我冲进男厕蹲下后,我的门被打开了,是刚刚那几个实习护士「学长……那个……也有一点便秘,请问你能也帮我一下吗?」 一个颇为漂亮的学妹害羞地问我着,而其他护士着笑着看我们「嗯……好啊」于是我便跪在便池上,一边腹泻,一边为学妹把她后庭里的黄金吸出,而其他学妹则看着我的表演终于在我吸出来后,那个学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学着刚刚那个病人,但这次没人把我头压向她肛门我享受到了屎粪淋浴……而那个学妹说对不起后,就把屁股擦一嚓走了,毕竟我脸和全身都被她的屎喷的到处都是,她也不想让我帮她清理干净了那天晚上我值班,而全部护士学妹都自愿留下来值班……而我……一整天没吃到正食,却一直被call去吃学妹们制造的「食物「「今天晚上有一个自然产,你记得来跟,产妇可是某大明星呢,你有福可以看到那么漂亮的女人了「住院医师婷姐边把我的脸当椅子享受着被口jiao,边对我说着,这次醒来已经是我第31次被婷姐的屁股窒息而昏迷了,幸好她会在我手脚扭动都停止的一分钟后站起来,让我能恢复呼吸,她还夸奖我很厉害,连昏迷了,舌头都会下意识来侍奉她晚上,当我进产房准备时,护士学姐叫我去刷手,准备接生,而当我走到刷手台时,只看到一群实习护士在那等着我……她们命令我脱光衣服趴在刷手台里,然后大家一起在我身上洒下消毒液后……痛苦的来了刷手用的刷子是刷自己手时,都会痛的,而此时四五个学妹拿着刷子刷遍我全身,我又痛又不敢动也不敢叫,直到她们刷到我的龟头……她们几个人把我的手绑起来,然后把我的包皮弄开……开始拿刷子刷我的龟头,这种敏感的地方只要动到一下都很不舒服了,何况是她们直接用力刷起来,我痛得死去活来扭来扭去,而她们却笑得好开始,还特意「照顾「我那部位了一下我裸着身体走进产房,然后照旧回到了我的「位置「, 向病人跪着,让婷姐坐在我背上,而我的头不得高于产妇的肛门,要看也只能抬头才看得到终于……产妇的阵痛似乎开始了,总医师和住院医师开始教她正确的呼吸法,每当她阵痛一次,就要她大力吸气,然后用力十秒,吐气而她的下体也开始有血流出了,而学姐们也一直努力先把她的yin道撑大,以让小孩子出来时能顺利些而我的工作呢? 因为平时接生时,下面都会有个水桶用来接尿或屎或血及羊水之类的,而今天,这就是学姐们想出来的玩法─让我当水桶阵痛了一阵子之后,学姐因为怕她胀尿而影响生产,所以帮她导尿,而导尿管的另一端则在我嘴里,她要求我用吸的把尿都吸干,这样更可以防止膀胱影响到生产……当然,滴下来的分泌物或血水之类的也进到了我的嘴里,学姐也不时把沾满血的手套放进我嘴里,用我的舌头帮她们擦干净手套而每当学姐说冲洗时,护士就会拿着一壶水从孕妇的yin部上方倒下来,而我也要全数把那些水喝光终于在二小时之后,孕妇破水了,相信每个人除了出生那一刻,决不会有人喝过第二次羊水的,而我……必须把一个孕妇的羊水一滴不露地装到我的胃内在小baby成功出来后,我的嘴几乎是贴在她的yin道口,而被剪断的脐带被学姐塞进了我嘴里,我不停地吸着血水和羊水,也用嘴咬着脐带,帮忙剩下的胎盘出来终于,在胎盘出来后,孕妇辛苦的工作终于结束了,剩我用嘴接着她失禁的屎尿,而学姐们为了奖励孕妇如此努力地把小宝宝生出来,便要我当晚跪在她的床前,随时准备接受她的排泄物,于是,我用舌头按摩着她的肛门一整晚,几星期后,她又回到银幕上当她的明星了。*****终于,在妇产科待到第二个星期了早上,那个靠关系来的实习医师,不知道在主任旁边讲了什么话那天下午,我被绑在手术台,而没有麻醉医在……「佩颖呀,希望你在你姐姐前面为我们美言几句,我们可是把妇产科最好玩的玩具让你练习腹腔镜唷,而且还照你的吩咐不用麻醉」「主任~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会请我姐多多照顾啦!」大家都无视于我的存在,此时我嘴里被塞了多位学姐学妹赞助的卫生绵或护垫用胶带封着,全身被牢牢地绑在手术台上,周围的人走来走去却没人关心着我即将来临的疼痛二个住院医师一起拿箝子用力的夹起我肚脐周围,然后佩颖便拿着充气的针,直直地从我肚脐插进去,我全身抽动了一下,但只得到她更用力的往我肚子里灌二氧化碳,伴随着我的肚子被二氧化碳充满而胀起,她们在我身上又插了三个腹腔镜此时我有一个腹腔镜镜头以及三根夹子在我肚子里,而我的拼命抽动反而增加了我的疼痛她们玩耍似的电烧着我的肠子、肝脏、胆囊以及腹壁,边欣赏着我痛苦抽动的模样「耶……我突然想到,其实我只是想玩玩腹腔镜,但不知道要动什么手术耶……」 那位之前在门诊虐待我的实习医师佩颖说着「嗯……没关系,你们可以到处看看,了解一下腹腔内的构造,当然,如果想玩膀胱镜或其他东西也是可以,你们继续玩,我先去查房了「 说完,主任便走了出去「我们试试把他的胆囊割掉好不好?」 佩颖邪恶地笑着「哎呀,不如我们帮他结扎吧」「干脆帮他把肠子塞进睾丸里弄成疝气吧,那样好像更痛」「好啦,我们不要玩太凶,万一他死了我们也麻烦,每个人在他肚子里签个名就缝合吧「 佩颖宛如是指挥般带动大家然后……在大家用电烧在我的肝脏上烧上她们姓名的期间,我痛到昏厥过去……今天,婷姐在教每个实习医师插鼻胃管,而我……当然是那个实验品了婷姐:「各位医师,今天我们要教大家的是on NG,而教具是这jian奴,但提醒大家,虽然这很简单,但会造成病人极端不舒服,希望大家能用他练到技巧最好」此时,我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上,嘴里被旁边随手跟病人借来的脏袜子塞着,被二个同学拿二只鼻胃管一起插进我二个鼻孔,而我惟一能做的,只有不断的吞咽,配合每个主人练习技巧「老师,请问有水吗??」一个女同学问着婷姐,因为鼻管放进去后必须试试有没有放成功,因此必须灌水试试「嗯……有了,就拿那个吧「婷姐指着一方一个高中生的导尿管接着的尿袋终于,在众多同学练习之下后,我以为终于结束了,但这时突然跑进一个漂亮的女孩「抱……抱歉,我是今天来的实习医师,刚刚迷路了」「没关系,来得正好,你会on ng吗,来on给大家看,用他「婷姐跟她说着眼前这位少女似乎有点害怕得往我走过来,拆了一条鼻胃管,开始插,但她一开始就忘了润滑,而我的嘴里又被塞了袜子,因此没办法跟她说而其他人却笑着看她插,故意不提醒她,因此我在很痛苦的情况下被插完「请问,这样可以了吗……?」她有点害怕的问着「你要怎么知道插到了没呢?」婷姐问着看着她开始找水,婷姐指着刚刚一些没放空的尿袋,而她居然很乖的拿起来开始要对我灌尿「呜……呜……」我开始叫了却叫不出声音,鼻胃管插下去后必须先灌空气,用听诊器听有没有插到胃,万一插到肺,食物或水灌进去是会死人的,但她似乎以为我只是单纯因为痛苦害怕叫着而婷姐和其他学姐学妹同学,却戏疟地看着她把尿灌进我的鼻胃管,幸好她有插进胃,不然我就死定了,此时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生命对大家来说,根本就是随手好玩就可以捻死的……--晚上,我被众学妹带着去夜店,因为她们说今天工作很累,要一起出去玩,但又怕危险,只好找个男生保护她们,而我虽然平ri总让大家为所欲为,但还是很有力的一路上,一个学妹开着车,我则躺在后座,轮流为三个学妹从脚趾到小腿整个舔过几次,只因为她们说这样很舒服到夜店门口后,付了钱,我们便一起进去随便找个张桌子坐着,点了杯饮料,她们便开始聊天,有一个还去舞池跳舞「嗨,各位,你们第一次来?」一个很辣的女生搂着另一个女生走过来,似乎是女同「对呀,请多多指教」「来这有一个规矩,知道吗?」她笑着说「什么?」「凡女人,都要让我亲一下「「好啊,来吧,哈哈哈「几个学妹打闹着跟她亲了嘴,于是她们便一起坐下来一起喝酒「喂,你有没有没卫生纸,我想吐痰「一个学妹问了另一个学妹「笨喔,你没看到他在旁边「 她指着我「对齁,嘴巴张开「 她连吐了几次,不顾新认识的朋友看着我们「他是……?」 那女生指着我问「玩具,一起玩啊「 一个学妹扯着我的头发,打了我一巴掌后笑着示范给她看「哦,我也能玩吗?」这时,那个刚刚在跳舞的学妹似乎跳到累了,跑回来休息「你们在聊什么,欺负他吗?先让我来吧,我跳得都是汗」学妹直接把她的短靴黑短袜脱掉,然后命令我用嘴含着冰块为她洗脚,眼看她脚上的汗全进我嘴里后,她便把袜子塞进我嘴里,然后命令我喝水,喝到她的袜子干净为止而在她这样玩过我后,大家也越来越疯,轮流往我嘴里吐口水,而且玩到后来,她们还邀隔壁桌的OL来一起玩我而那桌OL有一个似乎是失恋而喝得烂醉,还被她们怂恿着跟我接吻吐在我嘴里,那晚,我成了夜店里喝醉后想吐时找的对象「哈哈哈,呵呵呵「似乎听到一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但我却不寒而栗张开眼睛,我被呈大字形绑在床上,看来我已经被打了肌肉松弛剂了,但却没有被麻醉……旁边是那个常犯错的实习医师,印象中叫静芸,同样被绑着,看周围人来人往,似乎都很开心的看着我们隔一下子,婷姐叫了一个实习医师来,拿电刀把我的嘴唇从中间划了一圈,然后慢慢分开,我痛得直冒汗,却一点力也使不上,而隔壁似乎也有一个人在她的肛门口划了同样一刀,我这时一个恐怖的想法出来!她们要把我和她缝在一起!过一下子,大家围上来了,她们把她移起来坐到我脸上,然后肛门对准我的嘴,接着……开始拿线缝了……每一针进我的嘴唇时,我都感到血不断地流进我嘴内,而每一针刺进静芸肛门周围时,我也感到她的身体在痉挛,终于,她们把我的嘴巴和静芸的肛门缝在一起了「大概一个月,你们的伤口就会愈合在一起了吧,我测过你们的抗体,应该不会排斥「婷姐在旁笑着说连续三天,我们俩不断地被打着肌肉松弛剂,而每当静芸因为被她们硬塞软便剂,忍不住拉肚子时,就是我的痛苦到来,我必须不断地吞着粪便,以免压到伤口而裂开终于到第四天时,她们把绑在我们身上的绳子解开了,但我们的姿势变成我必需待在她跨下抬着头,她才能站着,而她要坐下也只能坐在我脸上就在这时……我梦醒了,我发现我还躺在那夜店里,身上伴随着呕吐物与酒味,而时间似乎到早上了,就在这时,一阵高根鞋声音走到我旁边「你醒了啊,你学妹用五千元把你租给我当奴隶一天唷,这间夜店是我开的,你叫我怡雯就好」「可以……先让我洗个澡吗?」「当然可以,跟我来吧」我刚要爬起来,便被她踩着头「你的工作是让我当座骑,知道吗?」 说完,她便骑到我背上,让我听着她指挥爬到浴室在她把我当玩物的眼神中,我赤裸裸地被她拿莲蓬头冲着,一下子冷、一下子热,而她似乎觉得我被水温改变而跳来跳去很有趣「不准动!」 她命令着,然后她把水转到最热,慢慢地在我身上留下红色的痕迹,应该是一级烫伤了吧终于在她玩腻后,我才算是洗完,只是她不准我穿衣服,命令我一整天都要保持裸体载着她回到她房间,我看到四五个女xing躺在她床上「基本上我是个女同,只是我的宝贝们希望我们在玩时,有个男的随时来助兴,但要够听话,叫你用舌头清理什么都要,知道吗?」那天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