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芷晴女s调教踩踏之家

•   作者:   • 收藏 3

「我想求你继续践踏我。」看着在眼前不断晃动着的肉色丝袜脚,赵威只感觉欲火中烧,不知不觉的脱口而出,男子汉的尊严瞬时被抛出脑后。陈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她停止脚底的磨擦,转而用脚尖勾起赵威的下颚。「继续践踏?用这个?」


  「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了。」赵威感受着丝袜脚的余热,已经能闻到陈丽脚上的汗臭味,可是不知道为何,这种本来让人抗拒的味道此刻却像催情剂一样,将他本来高涨的xing欲猛地推向另一个高度,促使他再次说出摧毁自己人格的话。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陈丽松开勾着赵威的丝袜脚,踩在沙发上。「是,求求你……」一面说着,赵松一面跪在地上磕着头,这是陈丽以往很喜欢看见他做的动作。「原来以前你说的都是假话,什么自尊,都是假的,你骨子里就是一个jian货。」陈丽抬起丝袜脚踏住赵威的后脑勺,身体缓缓下沉,将全身的力量压到那只脚上。


  「是,是的,我是一个jian货。」承受着脚底的压力,赵威附和着陈丽的侮辱。「那么,你说说,你是我的什么?」陈丽减轻了一些脚上的力道,用魅惑的的声音问道。「我,我是你的兴努。」赵威此时已经完全屈服在陈丽的yin威下。

  「错,你只是我脚下的一条狗,一只永远被我踩在脚下的狗。」陈丽重新加重腿上的力量,将赵威的脸踩得紧紧贴住地板。「是,我是你脚下的狗。」脸贴着冰凉的地板,赵威依旧艰难的进行自我侮辱。


  「你既然都是是一条狗了,那你的儿子呢?」陈丽又一次放松脚上的力量,进行最后一次诱导。「赵松?」想到聪明好学的儿子,赵威不禁有些犹豫?「怎么呢,说话啊!」陈丽提高声调,用脚掌拍了拍赵威的脸颊。「他自然也是您的狗?」赵威咬了咬牙,放弃了最后的底线。「这就对了,好了,我很累了,先去休息了。」陈丽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将丝袜脚塞回高跟鞋里,自顾自的向卧室走去。


  「不要,不要……」赵威没想到最后陈丽竟然就这样走了,迅速的爬到陈丽的脚边,用双手抱住陈丽的小腿。「滚开!」陈丽恼怒的一脚踹在赵威的脸上,赵威立刻像受了惊的兔子似的缩到一边,面颊上浮现出一道殷红的鞋印。


  「我再说一遍,今天到此为止,收拾好一切之后,进屋把脚给我舔干净,没看我今晚不打算洗脚了么?至于你的欲望,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自然会为你解决,现在,你就忍着吧!」说完之后,陈丽再也不理赵威,径直走进了卧室,只留下赵威一个人趴在客厅的地板上……


  一周很快的结束了,周六下午最后一节课后,赵松回到了自己家里。打开客厅的门,赵松忐忑不已,既然王娜手里有录像,那说明陈丽一定知道自己偷闻她鞋袜的事,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丽。吃饭的时候气氛始终怪怪的,父亲破天荒的没有过问这一周的学习情况,早早的吃完饭出了门。吃完饭之后,陈丽像往常一样将碗筷收进了厨房,而此时的赵松却忍不住跑到了玄关。


  虽然这一周在王娜那里饱受虐待,可不知为何,赵松依旧迷恋陈丽的鞋袜,此时他完全忘记了王娜的交待:从今往后,赵松只准舔她的鞋,闻她的袜子。还是那双尖头高跟鞋,赵松记得很清楚,度蜜月回来陈丽穿的就是这双鞋:难道她这双鞋穿了这么久?想到这儿,赵松心里一阵兴奋,他迫不及待的将口鼻埋进鞋口里,舌头同时也伸了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高跟鞋的味道怎样?」赵松心里一哆嗦,回头一看,陈丽正环抱着双手站在不远处,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怎么?没让你吃饱饭吗?你饿得要吃我鞋里的污垢。」陈丽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前坐下。


  「对不起,虽然知道你早就发现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赵松心里现在只有兴奋,恐惧早就已经在王娜家里经历过了。


  「你知道……」陈丽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突然注意到什么似的问道:「你手上怎么回事?」


  「王老师弄得。」赵松不好明说是被王娜用皮鞭打的,只好含糊其辞。陈丽沉默了一阵,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今天的袜子还没洗呢,你既然回来了,就用你的手给我洗丝袜吧,怎么样?」见赵松兴奋的点了点头,陈丽立刻脱下脚上的肉色长筒袜扔到地上,命令道:「用嘴叼到厕所里去洗吧!」


  病床上的赵威面色苍白,从上面找不出一丝活人应有的血色,洁白的床单上还沾有不少他嘴角无法控制的唾液,分外的刺眼,原来自信而充满神采的眼神,而今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神的毫无意识的双眼……


  「病人的情况很少见,一时之间我们也找不出这是什么病例,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说话的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精神科医生,此时的他满脸疲惫,看得出刚才的诊断耗费了了他不少的心力。「一点头绪都没有吗?」陈丽坐在医生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对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问道。「对不起……」大夫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现出无能为力的样子。


  「那我爸……」赵松紧张的站直身体,昨晚的他刚刚满足了自己变态的被虐狂xing欲,却没想到一早醒来就是兜头的一盆凉水。「我们会尽力的,不过你放心,他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大的可能是一直这样痴呆下去。」医生遗憾的说道。「那就麻烦您了。」陈丽站起身,拉着失魂落魄的赵松走出门外。


  医院的楼道上人很少,可能是因为周末的缘故,所以大多数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上班,只有几个人在背向着他们的方向,很快的走向电梯口。「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儿看着就行,不管怎样,家里都必须有个人在才好,在我不能回家的期间,你就不要到王娜那儿去了。」


  陈丽今天穿了一件束腰的白色圆领长袖衬衫,一件紧身的黑色长裤遮住了她那双洁白的长腿,但她玲珑曲折的婀娜身段,却比穿裙子时衬托得更为突出。只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陈丽的脚上却依旧穿着那双没洗的黑色高跟鞋,使得虽然明白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的赵松,却依旧对鞋里的玉足产生了一丝遐想。

  「是。」听完陈丽的话,赵松赶紧直了直身体,保持了自己下位者说话的语气,撇开两人现在奇怪的关系不论,即使在正常的家庭里,遭遇这种变故,也不是他这样一个刚满十八的高中生能够应付的。


  「还愣在这儿干嘛?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察觉到赵松向下的视线,陈丽皱了皱眉。「啊,好的。」赵松赶忙将眼光从继母的脚上收回,匆匆忙忙的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等到赵松走进电梯之后,陈丽才重新回到病房,小心的锁好房门之后,陈丽走到床边,姿势优雅地脱下了高跟鞋,接着脱下脚上的丝袜塞进病床上的赵威嘴里,嘴角还泛着一丝yin寒的冷笑……


  「哥们,看看这道题怎么做?」陈晋将一本打开的的参考书放在了赵松的面前。


  不平静的周末终于过去了,虽然家里发生了很多事,赵松依旧没敢请假,还有几个月就是高考了,这时候一堂课都不能耽误。而且陈丽说的也没错,即使他呆在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对自己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只要自己能够考上好大学,便是对家里最大的帮助了。


  只不过这样一来,陈丽调教他的事情便只有搁下了来,而王娜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再折磨他,将他们的关系拉回到正常的师生,想到这儿,赵松摇了摇头,开始认真的看陈晋指着的题目。


  看着全神贯注的赵松,陈晋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xing的问道:「赵松,你……和新来的老师之间没什么事吧?」赵松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他缓缓转过了头,看见好友一脸担忧的样子:「没什么啊,怎么了?」虽然不知为什么,但陈丽嘱咐过,不能透露和王娜的关系。


  「也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最好别和她走得太近。」陈晋笑了笑,表情有些不自然。「怎么呢!你觉得她教得不好吗?」赵松颇为意外,虽说只来了一周,但王娜在班上的人气却呈几何系数增长,没想到这个好友却是例外。

  「不是那样,我周五的晚上有东西忘了拿,只好重新折回教室,就在我上楼的时候,却看见她的单人教师办公室灯还亮着,里面还传来奇怪的声音,我偷偷走过去打开门缝一看,她竟然正拿着一根黑色的人造dd自慰!」


  「你没看错吧,这种事可不要乱说,关系着老师的声誉。」赵松慌忙放下钢笔,双手紧紧的捏住好友的肩膀。


  「啊,痛呀!你轻点!」惨叫了一声,陈晋使劲的挣脱了赵松的双掌,抱怨道:「这种事我能乱说吗,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赵松松了一口气,他明白陈晋说的不是假话,王娜xing欲旺盛,在他呆在套房的ri子里,每晚口jiao喝尿都是必修课,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不在的时间,王娜竟然是这样解决问题的,而且还是在不算私人的场所。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人家国外回来的或许就这样,只是我心里总觉得别扭,想找个人说说而已。」看见赵松不说话了,以为他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陈晋赶忙帮忙解释。


  「那道题解出来没有啊,你还有时间在这儿闲聊?」就在两人心神不宁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孩出现在两人面前。


  「啊,还没……」两人同时吓了一跳。「那你还不快去做。」女孩曲起食指敲了陈晋的额头一下。「我这不是搬救兵来了吗?」陈晋苦笑着解释。「这道题是……」赵松愕然的看着陈晋,心下了然,虽然自己在数理方面要胜过陈晋一筹,不过陈晋却很少向自己求教,一般都是自己探索,虽然花的时间会长一些,不过的得到却更多,这次一反常态,看来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女孩名叫舒静冰,是本校建校以来少有的尖子班中诞生的美女,才貌不可兼得的铁律在她那儿没有了效力,同时也是陈晋的心上人。花了点时间解决陈晋的难题之后,赵松振作了一下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里。


  一个月之后,赵威的病依旧没有好转,在陈丽的安排下,被送去了国外一家诊所,这样一来,偌大的家里,便只剩下了赵松和陈丽两人。上完晚自习的赵松,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家里,这时陈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回来了?」看见赵松开门进来,陈丽自然的打着招呼。


  「是的,我听说你要跟过去看看,所以就没去王老师家。」赵松闪烁着眼神,其实他也不知道知道陈丽会不会跟去。「没关系,你以后也不用去了。」陈丽美艳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若无其事的说道:「反正现在也没必要了。」说着话的同时,陈丽已经站起身来,双手松开腰带,让西裤是腰间自然滑落在地,陈丽从裤子里跨出来,随手脱下上衣,脸上带着诱惑的笑容,一步一步的向着赵松走去。


  赵松正背对着门弯腰换着鞋,当他抬头时,陈丽xing感健美的玉腿正出现在他眼前,胯下rou邦立刻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学习了一天,想吃点什么吗?」注意到赵松dd的状况,陈丽笑了笑,把手放赵松的肩上,一条修长的腿跨进赵松的两腿之间。


  「丽姨……」不敢看陈丽几乎赤裸的身体,赵松转过脸,试图移转视线。「我在问你,你的嘴是不是想吃点什么?譬如……我的脚趾头。」陈丽掂起脚尖,大腿若有似无的摩擦着赵松的股间。


  「不……不能这样,爸爸刚生了病……」赵松颤抖着回答道。陈丽脸色一寒,猛然捉住赵松的头发,连续的打了他两个耳光,火辣的疼痛使得赵松张开嘴,却不知说什么。「你是狗,只需要服从就行。」陈丽接着又是一记耳光,「知道了么?」


  「知道了。」很久没有被打耳光了,赵松疼得差点掉下眼泪来。


  「你这个样子很可爱呢。」陈丽双手按着他的头,用力迫使他跪下,黑色的内裤几乎碰到了他的鼻尖:「快说你想舔我的脚。」


  闻着内裤上散发着诱人的气味,赵松的脸已经红透了:「我想舔你的脚。」

  「呵呵!」陈丽坐回沙发,将拖鞋脱在地上,脚掌正对着赵松的脸伸了过去,以诱惑的语气说道:「来,先闻闻。」由于天气太热,陈丽的丝袜脚湿湿的,好像刚洗过的样子,赵松的脸刚一贴上肉色丝袜,浓烈的脚汗味便从鼻腔里直冲了进去,陈丽脚上的汗臭味瞬间激发了他的恋足心理,刚才要坚持的东西刹那间崩塌了,胯间的分身下意识的高耸起来。


  「好闻吗?」陈丽伸了伸腰,脚掌蹬在赵松的脸上,脚趾使劲的抓着他的额头。「好闻。」赵松开始喘起了粗气。「我一直在楼下散步,直到看见你回来才上的楼,就是为了要让你闻这种新鲜的味道,哈哈,真是一条jian狗。」看着跪在脚下陶醉的闻脚的继子,陈丽内心畅快不已。「行了,现在把丝袜给我脱掉,把脚趾一根根的舔干净。」也许是觉得继子闻得差不多了,陈丽接着命令。


  由于陈丽穿的是长裤,所以配的是肉色短丝袜,赵松很轻松的用嘴咬住袜尖脱了下来。陈丽看起来很兴奋,不断的活动着脚趾,她的脚出了很多汗,看起来很脏,冒着酸臭,脚趾缝里的脏东西清晰可见,让人作呕,看起来不只是在楼下散了散步而已,虽然赵松有恋足癖,但是面对陈丽的外形秀美的脚,却还是感到一阵恶心。


  「怎么呢?快舔啊,我可是一周没洗脚,故意留给你舔的,你可不要不识抬举,我这么照顾你,你这个乖儿子是不是应该乖乖听话呢?」陈丽不由分说把脚一伸,脚尖抵在赵松的嘴唇上。


  赵松不敢再说什么,再次将舌头伸了出去,眼神却飘向别处,强迫自己当没看见那些污垢,当那些又臭又腻的脚垢通过他的的舌头进入嘴里时,一种屈辱而令人兴奋的感觉却从他心底升起,一时间,那些本来应该恶心的东西,却像突然间变成了美味佳肴一般,赵松到后来竟然舔的津津有味。


  沙发上的陈丽明显很满意继子的表现,当赵松舔完双脚之后,她拽着赵松的头到自己胯下,用手将他的的脸部按在自己的裆部,命令赵松继续舔。在这种被强迫的气氛下,赵松完全是被虐狂的样子,屈辱地闭着眼睛,只是伸出舌头为自己的女王服务。


  对陈丽而言,赵松的舌头是生疏的,他只是隔着底裤接触自己的xing器,甚至不敢用舌尖挑开内裤的边缘,尝尝里面的味道,但比起那些所谓的情场高手,青涩的少年这种略带恐惧动作,却带给她更大的刺激。


  「好了。」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只要赵松表示服从就行了,陈丽松开放在他头上的手,「现在站起来吧!」赵松站起身,低着头。「把裤子脱掉,我想看看你的那个东西成什么样了。」


  「不……」赵松话还没有说完,陈丽的高跟拖鞋已经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胯间,毫不留情的一脚,赵松立刻弯下了身体。


  「不许说不!」陈丽再次抓住她的头发拉起脸,又是一记耳光,「还需要我帮你长记xing吗?」


  「对不起。」赵松已经疼得蹲在了地上。


  「那么,你现在脱光衣服求我,让我宽恕你。」陈丽扬着头。赵松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的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额头触在陈丽脚前的地板上:「请原谅我吧!」


  「很好,相信这次你会明白自己的身份了。」陈丽用脚尖踢了踢赵松的头,「看来你爸爸的生病对你产生了很坏的影响呢,以前你可是丝毫不敢违抗我的脚的。」


  「我……」


  看着只穿着内衣继母,赵松也不太明白自己的抵触情绪从何而来。「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学会服从的。」陈丽的拿出有链条的狗环和马鞭。「不要动。」陈丽很快的把狗环套在赵松的脖子上,「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什么?」赵松内心狂震,露出吃惊的眼神看着陈丽。「这是为了惩罚你不听命令。」陈丽用力的一拉铁炼,马鞭同时打在赵松赤裸的屁股上。这种疼痛是以前完全没有经受过的,赵松忍不住发出叫声。「不准叫。」陈丽打开房门,换上高跟鞋,走了出去,赵松不得已只好跟在爬着跟在她的後面。


  由于有电梯的缘故,楼道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但是赵松依旧感到恐惧,如果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出现,他不知道事情会变成怎样。「jian狗,快点爬。」陈丽晃动着手臂,皮鞭不停地打在赵松暴露出来的屁股上,大声的喝道。「会被人听见的。」赵松被陈丽的叫声吓了一跳,紧张的看了看四周。「那你就爬快点。」陈丽无动于衷。「是……」


  五个月后,全国闻名的A岛上,正处夏秋交际的时节,路边的树枝叶茂密,树上的枝叶随风飘动,沙沙的声音迎合着海水的翻腾声,离海不远的公园里,灯光遥遥映照着海岸,九月的第一个周末,显得别样的宁静。


  这片地域属于私人住宅区,位於这个岛的一角,有一幢漂亮的宾馆,一共二十三层,地下还有一层的停车场,大门和停车场入口都是自动门锁的。每天的租费上万,绝对算得上最贵的住处之一。但是由于此地本来是旅游胜地,又拥有世界知名的大学,所以营业额也相当不错。二十层的一间套房,住户一个月前就住下了,交了半年的租金,没有人想得到,在这所房间里,正上演着一幕疯狂的xing戏……


  「真是个坏孩子!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叫你全部吃下去啊!」客厅的中央,浅绿的地板上,赤裸的xing感女子长身而立,左手插在腰间,右手执着一条黑色的马鞭,不远的沙发边上,一个同样全裸,四肢跪着的男子,正学着狗一样吼吠,身前的报纸上的东西正散发着热气。


  女的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狠狠的在男子的身上抽了两鞭,长发立刻散得乱了,两肩到胸口的两个隆起物,一点都没有下垂的现象,白玉般光洁的大腿,显得结实有力。「抬起头来看着我,你这条公狗!」女的翘起她右脚的大脚趾,尖尖的趾甲抵着男子的下颚,把男子的头抬起,黑色的短发下,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


  「求求你,丽姨,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今天实在吃不下去了,换其他的玩法吧,我的胃吃不消了……」男子匍匐在女子的赤脚前,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

  「你可是我的奴隶呀,这是我为你特制的夜宵,来,吃了它!」女子用脚尖将地上的报纸向前推了推,将发着热气的物体塞到男子的鼻尖下,上面散出一股强烈的臭气,使得房间的空气也变得混浊起来。


  「可是我已经连续吃了三天了啊,实在太让人受不来了,求求你了……」男子着急的快要哭出来了。「你说什么?我的圣物很难吃吗?让你感到难受了吗?你这条公狗!」女子右手一挥,犹如高傲的女骑士般,又是一鞭打在男的的肩膀上,同时在背部带起一条红红的鞭印。


  「啊……」这一鞭明显重了许多,男子惨叫出生,伸手抱住了女子修长圆润的大腿,却依旧不听的哀求:「求求你,丽姨,放过我吧……」


  女子恼怒的将他踢了开去,甩了甩头,将散乱的长发往边上顺了顺,露出了披肩的黑发下,那一张美艳的面孔。「没用,算了,既然你实在受不了了,那就饮尿吧?当作替代!」


  「好的,谢谢丽姨。」男子松了口气,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


  「那你现在就恳切的来求我吧,求我让你喝我高贵的圣水。」女子叉开双腿站在地板上。


  「是。」男子将身体伏的低低的,额头贴在女子双脚之间的地板上:「女王,请让我喝你的小便吧!」


  「再说一遍。」女子抬起右脚踏在男子的后脑上,提高了声调。


  「请女王赐给jian奴圣水吧!」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