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的时候再次被霸道的漂亮女生玩弄。当时,我们学校有四个漂亮女生,丽丽、异异、琪琪、旎旎,号称美少女组合。她们在学校里没人敢惹。而且她们都是高干家庭出身,学习又很好,学校对她们很宽容。在她们入校前,也曾有四个小痞子在学校里横行,打人,打群架,勒索钱财,侵犯女学生等等。美少女组合入校后,遭到这四个小痞子的骚扰,这下小痞子们倒霉了。她们设计把小痞子们逮住,把他们踩在脚下使劲蹂躏,使他们深受重创。


美少女们专找小痞子收拾,所有的小痞子全被她们收拾一遍,个个都成了她们的狗。经过她们的收拾,所有的小痞子们在校园里老老实实。只要他们在校园中见到美少女中的任何一人,就必须跪下磕头,磕头数量由美少女来定。有一次我看到,四名美少女像牵狗一样用绳子牵着四个小痞子,在校园里散步,到处有人在围观,四个美少女神态自然。四个小痞子不时学狗叫。校长知道这件事后,不但不处分美少女组合,还认为她们为学校除了大害,差一点没说应该嘉奖的话。


没有想到,我竟阴差阳错地成了她们的奴隶。那是在开学前几天,我先到学校去熟悉环境。我走到操场上,看到她们在完排球。我赶忙绕道,没想到排球正好落到我这里。


“喂,把排球拿过来。”


我只想赶快离开,装作没听见,一直往前走。突然她们一起涌了过来。


“小子,竟敢不听我们的话。”旎旎说到。


我说:“四位姐姐,我哪儿得罪你们了。”实际上,她们都比我年龄小。


“还装算,看来不收拾一下不行啊”琪琪说道。


我说:“四位姐姐饶过我吧。求求你们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饶过你,哪有那么便宜的,得罪我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异异说道


“那你们说怎么办?”我带着哭腔,几乎要哭了。


“跪下!”丽丽突然命令道。

当时操场人虽不是很多,但还有一些,所以我犹豫着。


“跪下!”丽丽加大声音,显得更为严厉。


“求求你们了,别让我下跪了。”


“求我们,不跪怎么求,还没有人不下跪就能求我们的。”旎旎不屑的笑道。


“跪下!”四个美少女一起喊道。


我还在犹豫,丽丽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紧接着,其他三位美少女的巴掌雨点般落在我脸上。不知打了多少下后,也不知谁飞起一脚把我踹到,四位美少女穿着运动鞋纷纷朝我踹来,脸上、身上,都遭到她们的猛踢。突然,天上下起雨来,她们都跑去躲雨,我逃过一劫。


一个月后,开学了。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学校。报道完后,我去看教室。没想到在走廊地遇到了她们。当我刚走到走廊中间时,我看见旎旎和丽丽正从前面走过来,我急忙转身往回走,没想到琪琪和异异从后面走过来,看来她们是设计好的。


“小子,今天你又落入我们手中了,你说怎么办把。”旎旎把手放在胸前,戏虐道。


我呆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又有学生从走廊经过,他们停下来看热闹。

“小子,今天也不难为你,你只要跪下分别给我们磕三个头,各叫三声奶奶,然后你就可以从这下面离开。”丽丽说完,用手指了指自己胯下。


我若听了她们的话,以后在学校还怎么做人。于是我小声说:“四位姐姐,饶了我吧,以后什么事情需要我做,我一定不推辞。”


旎旎:“姐姐?你配叫我们姐姐?应该叫我们奶奶。今天你若不听我们的话,那些痞子就是你的榜样。”


我一听,被她们牵着像狗一样爬行,这还了得。如果拖下去,学生会越来越多。于是,我扑通一声跪在她们脚下。我先给旎旎磕了3个头,叫道:“旎旎奶奶”、“旎旎奶奶”、“旎旎奶奶”,旎旎连哎三声;然后爬到琪琪脚下,叫道:“琪琪奶奶”、“琪琪奶奶”、“琪琪奶奶”,琪琪连哎三声;接着我爬到异异脚下,叫道:“异异奶奶”、“异异奶奶”、“异异奶奶”,异异连哎三声;最后,我爬到丽丽脚下,叫道:“丽丽奶奶”、“丽丽奶奶”、“丽丽奶奶”,丽丽也连哎三声。我刚要爬起来,旎旎叱道:“从下面走”。她们四人站成一排,我满脸通红地从她们的胯下爬过,然后爬起来,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身后是一阵笑声……


等到同学初次见面的时候,我真担心那些围观者中有我的同学。幸好,我们班同学当时都不在场。因为,我们班同学没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我。我也就放心了。


以后,我就摆脱不了她们了,每见到她们一次,就要被她们羞辱一次。有一次,在图书馆,那次人极少,我在书架间找书,前面一个漂亮女生也在此找书,我定睛一看,是丽丽。我正想反身回走,被丽丽发现了,她坏笑着把两腿叉开,用手指指下面,示意我从她胯下爬过,我哪敢不从啊,乖乖的从她胯下爬过。


我刚从她胯下爬过,还没抬起头,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我往上一瞥,是琪琪。于是,我一动不敢动,任由她踩。“贱奴,上面的书太高,我够不着,你给我当椅子吧。”说完松开脚。我赶忙弓背趴在地上,琪琪一下踩到我的背上。我以为她一下就可以把书找到,谁知她站在上面不下来了,我也不敢崔她,只好任由她踩着。过了五分钟,她才说好了。我以为她将从我背上下来,谁知她说前面有她需要的书,她就不下来了,怪麻烦的,让我往前爬。我费力地往前爬,她踩的很重,因此,我爬的也十分艰难。往前爬了三米,她让我停下来,又在我背上站了五分钟,接着又让我往前爬,如此爬了好几次,等到她从我背上下来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谁知,我正想爬起来,一只帆布鞋又伸到了我的嘴前,是异异。她意思很明白,让我舔她的鞋,这是更重的羞辱。但是,我不敢违背她的意志,也只好任她奴役了。我乖乖的舔起异异的鞋,舔了五分钟后,她把另一只鞋伸过来,我又舔了五分钟。舔完异异的鞋后,异异从我身上踩过去。


我刚想爬起来,一只脚又踩在我头上,是旎旎。她说这儿没有凳子可坐,让我做她的凳子。她用手指了指胯下,我爬到她的胯下,她骑在我身上看书。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


还有一次,那是夏天,在操场遇到她们,她们要我跪下来天她们的脚。我刚一跪下,马上被踢到在地,四肢汗淋淋的脚一起压在我的脸上,旎旎的脚踩在我左颊上,丽丽的脚踩在我右颊上,琪琪的脚踩在我额头上,异异的脚踩在我下巴上。等她们踩够后,接着让我舔脚。我跪在她们脚下,把她们的脚由汗淋淋舔为湿淋淋,她们的脚汗全跑到我肚子里去了,我的口水把她们的脚弄湿了。舔完脚后,又舔她们汗淋淋的凉拖,把她们的凉拖也舔的湿淋淋。


屈辱还没有结束,她们把脚上的凉拖使劲往外甩,让我爬过去用嘴给叼回来,我一连爬了8个来回。她们看我被玩弄的筋疲力尽,才放过我。多少年之后我想,某些贪官和不法商人缺少运动,让他们爬在地上去衔美女的凉拖,对它们的身体可能有好处。


我实在忍受不了她们的奴役,于是我找到旎旎,说有事要给她说,把她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她不耐烦地说,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了。我扑通一声跪在旎旎脚下,连给她磕了三个头,求她们以后别羞辱我了。旎旎耻笑道:“做我们的奴隶,被我们玩弄这就是你的命运。你生来就注定要做我们的奴隶。抗争是没有用的。你现在最好就是想办法让我们高兴,这样你在公共场合就可以免于受辱了。”说完,扬长而去。


不光我是如此,还有不少人遭到她们羞辱。有一对情侣,因不听她们的话得罪她们了,被带回丽丽家中,两人口中被塞进袜子,绑在暖气片上。丽丽睡觉的时候,两个人只有相对泪眼。等到丽丽第二天醒后,从他们口中拿出袜子,问他们现在感想如何。两人都表示要做丽丽的奴隶。丽丽把他们的绳子松开,两个人一起跪在丽丽脚下磕头。丽丽不说停,他们不敢停。丽丽看电视,不管他们,他们一直在丽丽脚下磕头不止。


她们获得了丽丽的谅解,但还没有获得其他三位美女的谅解,于是他们挨个去找这三位美女,求得她们谅解。旎旎让她们像马一样趴在地板上,然后在他们背上各放了一个纸杯,纸杯中装满水。旎旎说,晚上我回来之前,谁也不能动,我要是看谁把水给撒了,那后果你们自己知道。晚上回来后,旎旎发现他们在原地一动不动地趴着,水没有漏一滴,很满意,就原谅了他们。他们获得原谅后,跪在旎旎脚下求做她的奴隶,旎旎答应了。


然后,两人又来到琪琪家中,刚进门就跪下给琪琪磕头。他们跟在琪琪后面一直爬到卧室。琪琪让他们用嘴把自己的白棉袜脱下来,然后让他们舔自己的脚。两人含住琪琪的脚趾,来回吮吸。琪琪说,男的比女的舔的舒服,那女的就加倍努力,以获得琪琪的奖励。舔完脚后,琪琪让他们含着自己的白棉袜在她的胯下来回爬行。最后,两人给琪琪磕头,求做她的奴隶,琪琪答应了。


最后,两人又来到异异家中。异异给他们开门,他们从异异的胯下钻进房间。跟在异异后面爬到洗手间。异异让他们用嘴把自己的白棉袜脱下后,含在口中,跪在她的脚下给她洗脚。两人各洗一只脚。等洗完后,异异说,你们看这洗脚水该怎么处理?两人很聪明,一起把脸趴进洗脚盆中,咕咚咕咚喝起来。喝了一阵,盆里容纳不了两人的头了,但他们都争着要喝。最后,异异决定,让男的喝了,女的舔盆底。之后,两人跪下求做异异的奴隶,异异答应了。


这样,这对情侣就成了美少女们的奴隶。在校园里见到她们,只要没人,他们都要给她们磕头。因此,我也索性主动做她们的奴隶了,以免在公共场合受辱。于是,我向她们献起殷勤,遇到她们不等羞辱我,只要没人我就给她们磕头,有人的时候我弓着身子,低着头,称她们奶奶,问我是不是能为她们服务。但这些都没用,她们仍然是每见我一次,羞辱我一次。直到有一次,我的表现让她们很满意。


第三学期某天,在操场上,旎旎正在打排球,一个女生不小心踩了旎旎的脚。这下可闯祸了,美少女组合的脚从来是踩别人的,现在居然被踩,所以旎旎很生气。


“你不长眼睛啊。”旎旎咄咄逼人。


那女同学也知道她们的厉害,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说完蹲下用手擦了一下旎旎的运动鞋。


“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啊。”说着,旎旎一脚把这女同学踢到在地,一只脚踩在她的头上。“用嘴舔,给我擦鞋只能用嘴舔。”


“你太过分了吧。”那女生说。


“不舔是吧”,旎旎一用力,那女同学的脸被踩的生疼。


那女同学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她趴在地上,旎旎把脚伸到她的嘴前,她屈辱地舔起旎旎的鞋来。


“我不说停,你不能停。”过了五分钟,旎旎让她停下来。女同学以为屈辱结束了,谁知,旎旎又把另一只脚伸过来,结果,那女同学又舔了五分钟。

那女同学刚想爬起来,旎旎说:“你还是不懂礼貌,我让你舔我的鞋,你怎么不表示感谢呢?许多人想舔我的鞋还舔不上呢。”她随手指了指旁边一个男生,问,你想不想舔啊,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旎旎敢这样问是有把握的,一是她自己确实很漂亮,许多男生想做她的奴隶;二是许多人都怕她,即使不想也不敢不从。


正是如此。那男生很激动,扑通一声跪在旎旎脚下。


旎旎:“鞋面已被她舔过了,你舔鞋底吧,记住,要舔的干干净净。”


那男的趴在地上,仰起头,把脸伸进旎旎的鞋下,费力地舔着旎旎的鞋底。


“看到了吧,许多人都想舔。我让你舔了我的鞋,该怎么感谢我啊?”


那女同学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舔了她的鞋,还要感谢她。不知说什么好。


旎旎说:“跪下给我磕头,以表示对我的感激。”


那女同学完全被旎旎慑服,乖乖地给旎旎磕了三个头。


旎旎说:“你如果想做我的奴隶,我会批准的。”


那女同学心想,做了旎旎的奴隶,没人再敢欺负她了,于是又跪在地上给旎旎磕了三个头,学着古装剧中给女皇磕头的情景,“奴婢愿意做主人您的奴隶。”


旎旎很高兴:“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以后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会惩罚他的。”


那女同学继续磕头,“多谢主人。”


旎旎:“好,你先玩去吧。”


那女同学又给旎旎磕了一个头,然后离开了。


这边男同学已经把旎旎的鞋底舔干净。旎旎指着另外一个男生说,你跪下看看,他舔干净没有。


另外一个男生非常听话地跪在旎旎脚下,查看前一个男生舔鞋底的情况。然后说,回主人,他舔得很干净。


旎旎说:“很好,我赏给你一件东西。”又对另外一个男生说,“你也很卖力,我也要赏给你一件东西。”“我脚上的白棉袜已穿了两天了,就赏给你们吧。但你们要自己取。嘻嘻”


两个男生很聪明,明白了旎旎的意思。于是,两人跪在旎旎脚下,给她脱鞋。


“贱奴,你们的手配摸我的鞋吗,用嘴脱!”


两个男生便把脸趴到旎旎的鞋上,用嘴扯开鞋带,然后使劲咬住鞋跟,使劲往下拽,动作既不熟练,弄得满脸是土,半天才把鞋脱下来。脱下鞋后,两人又用嘴唇夹住旎旎的袜尖,用力往下拽,幸亏袜子较松,没费多大事就脱下来。脱下来之后,两人用舌头把袜子一点一点卷入口中,仔细品尝。


旎旎:你们走吧。记住,12个小时以内,不准把袜子拿出来。两个男生含着旎旎的白棉袜,一起给她磕了三个头,离开了。


旁边有几个男生看着那两个男生含着旎旎的白棉袜而去,眼馋的只掉口水,于是,跪下给旎旎磕头,请求旎旎把鞋垫赏给他们。


旎旎很高兴,说,你们自己取吧。几个男生便去抢旎旎的鞋垫。结果两个男生抢到一只鞋,另两个男生抢到另外一只鞋,分别咬住鞋的两帮,无法取出鞋垫。


旎旎看他们像狗一样争夺自己的鞋垫,非常高兴。就对他们说:“你们别争了,我把她们三个都叫来,你们谁都有分。”说完打电话给其他三个美少女。


那围观的男生听说其他三位美少女都过来,很兴奋,便纷纷跪在地上。这样,旎旎脚下就跪下了一大片。剩下的几个围观的,多是女生,在其他人都跪下的形势下,再站着已不合时宜,想离开又怕得罪旎旎,便一起跪在旎旎脚下。我也在围观的人中,我也跪在旎旎脚下。


不一会,丽丽、琪琪和异异过来了。她们听说后,都很高兴,因此,表现得很温和,不像往常那么严厉了。最后进行分配。旎旎的两个鞋垫各赏给一个男生。他两个男生把嘴伸进旎旎的运动鞋中,把鞋垫咬了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往嘴里吞,直到把整个鞋垫吞进口中。


其余三位美少女的白棉袜和鞋垫也分给了众人。女生不想要,美少女们也不勉强,让她们离开。剩下还有10个人,等到其他九人或把美少女的棉袜或把美少女的鞋垫含入口中的时候,只剩下我一人了。但三位美少女各有一只白棉袜还没有分配。这个任务落在我身上。


我挨个把丽丽、琪琪和异异的右脚上的运动鞋先舔干净,然后用嘴脱下,接着把袜子用嘴拽下。我先把丽丽的白棉袜用舌头卷进口中,再用力把琪琪的白棉袜往里吞,但里面已经有一只袜子,所以很费事,琪琪的袜尖还在我的嘴外。另外,异异的白棉袜还在她的脚上。我如果完不成任务,会遭到惩罚;若超级完成任务,肯定会受宠于她们。于是,我把丽丽的白棉袜吞进去,这样,我的嘴中就宽尚多了,我把琪琪的袜尖用舌头卷进口中后,然后用嘴去脱异异的袜子。也是和上次一样,异异的袜尖开始也露在嘴外面。最后,我费了不少劲终于把异异的白棉袜全部吞进口中。


整个过程丽丽用相机拍了下来。之后,美少女命我们含着她们的白棉袜或鞋垫离开了,和前面的一样,12小时内不准拿出来。但是,晚上要吃饭。没有办法,在含了3个小时以后,我把琪琪和异异的白棉袜全部吞进去。


之后,美少女把我们召集在一起,问我们是否不到12个小时就吐出来。有几个是这样,结果遭到了美少女的严厉惩罚,就像我在操场上被她们雨点般的扇耳光和狠踢一样;有几个为了做到,忍着没吃晚饭,他们受到美少女们的奖赏,就是以后想舔她们的鞋就可以提出请求;我把美少女的袜子全部吞进去,是她们更是高兴,给我了最高的奖赏,舔她们的脚。原来在公共场合舔她们的脚是受辱,现在成了恩赐。


其他人见我受到最高奖赏,也纷纷把美少女的白棉袜吞进去。但做事已晚,并没有得到舔脚的待遇。那些受惩罚者被命令把她们的鞋垫吞下去,其他受奖赏者舔她们的鞋和袜子,我舔她们的脚。三者同时进行:在受惩罚者费力地撕咬鞋垫以方便吞下的时候,其他受奖赏者正舔着她们的鞋和袜子,我则挨个舔着她们的脚。


她们的脚非常白嫩,我把她们的脚趾一个个地含在口中吮吸,把舌头伸进她们的脚趾间来回摩擦,舌尖直抵脚趾缝,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面和脚心飞舞……


我做的另一件事使她们更加高兴,从此不但不再公共场合羞辱我,而且我提出什么要求,她们一般也会答应。这件事就是我组织了学校对她们崇拜的学生,组织了1000人,跪在操场跑道两边,形成一个400米圆圈,让她们在中间漫步。当她们看到跑到两边跪得全是人时,她们非常高兴,找了人做她们的马,4乘100米接力,每个“马”各驮她们100米。这样,她们骑着马在两边都是跪着的人群的跑道里面绕了四圈。这样,最后一共使用了64匹“马”。我因为此事做得好,从此以后深受她们的宠幸。


我也死心塌地地做起美少女们的奴隶,被她们玩弄了三年。高中毕业,她们都考上了名牌大学,我也考上了名牌大学。说实在的,她们除了玩弄我外,在学习上还给了我不少帮助,不然,我只能考个重点大学,很难考上名牌大学。


打赏

好文章,更需要你的鼓励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至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浏览次数:1426 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4-07-10 22:23:12

本文链接:https://www.pxmcl.com/show-6212.html